河南:累计投294亿元推进“全面改薄”

优优生活网   2019-06-20 09:28:21   【打印本页】   浏览:58029次

此情此景让人倍感奇异诡谲,心生颤颤之意。“啊?!是吗?属下瞅瞅,嘿嘿……咦……不对,禀告家主,你错了哈,这根本就不是墨鸠身上的肉,这分明是大前日属下吃过的荒野猪肉啊。“去去去,朝廷重地,少在喧哗!”一位士兵待长当即喝令道。

“你受伤了?”徐行之有些紧张,即将步入仙园,姜遇似乎受了不轻的创伤,这不是一个好消息。整个蜀山之境还有一种由阵法相通的传送地点,奇称传送门。

  鼻子终于要通了吗

  与过敏性鼻炎缠斗数百年后,人类终于看到了治愈它的曙光。

  2019年5月24日,来自比利时VIB炎症研究中心的科学家在《科学》上发表论文介绍,他们找到了导致过敏性鼻炎、哮喘在内的诸多呼吸道炎症在微观上的病因。

  面对这类暂无根治方案的疾病,患者唯一的选择就是躲。即使在夏天最毒的日头下,仍然有很多人不得不戴上厚重的口罩和护目镜――不是为了躲避雾霾,而是躲避不知因何而起的过敏。

  他们只有在冬天和初春时可以稍稍享受自由呼吸的滋味。从暮春时节到来起,漫天柳絮、各类植物的花粉、种子接踵而至,威胁还可能来自出门遛弯时擦身而过的小动物……

  根据中华医学会变态反应学分会和北京同仁医院的调查与估计,中国过敏性鼻炎患者人数超过1亿人。在城市和农村地区,过敏性鼻炎发病率分别约为7.2%和6.2%。

  在医学概念里,“变态反应”是指免疫系统反应过度而导致组织损伤或功能紊乱,过敏性鼻炎就是典型的“变态反应”。鼻炎发作时“变态”的滋味,每一个患者都能有一肚子苦水。“整个晚上,不停地擤鼻涕,眼睛、耳朵、喉咙痒得人发疯。3包、总共1200抽的纸巾都不够用,鼻子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有人在社交平台上描述自己最近一次发病的感受。

  如果不及时治疗,过敏性鼻炎可能会发展为哮喘,成为一颗随时可能危及生命的定时炸弹。歌手邓丽君、京剧大师梅葆玖,都死于哮喘。

  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的一项调查显示,47%的夏秋季花粉症患者将在9年内发展为季节性哮喘。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全球约有3亿人患有哮喘,其中50%以上的成人患者和至少80%的儿童哮喘患者均由过敏因素诱发,每年超过25万人死于哮喘。近年来,医学上也逐渐开始使用“过敏性鼻炎-哮喘综合征”这一诊断术语。

  这群比利时的科学家发现,尽管引起不同人产生这一病症的过敏源不同,但在微观上,导致过敏反应和炎症的都是一种名为CLCs的蛋白晶体。接触过敏原后,人体细胞会产生CLCs,从而使人“变态”。

  早在1853年,巴黎一名好奇的医生夏科(Charcot)就发现了这种晶体。经手了很多哮喘病人后,他搜集了病人的痰液,发现每一个病人的痰液中,都有一种两头尖、底面是六边形的晶体。一堆这样的小东西躺在人的呼吸道黏膜上,想想就觉得痒。

  20年后,另一名医生莱顿(Leyden)也有了相同的发现,而健康者的痰液中,则不会观察到CLCs。但那时的人们以为,这是某种无机物的结晶,一直到1950年前后,科学家才知道,CLCs是一种蛋白质结晶。

  在人体内,蛋白质通常溶解在细胞液中,很少以固体的形式出现。这种情况往往意味着某种病症,例如,在痛风患者的关节中,尿酸结成晶体,引起痛苦,在动脉粥样硬化斑块中,通常能观察到胆固醇晶体。

  除了哮喘,人们还在支气管炎、鼻窦炎、过敏性鼻炎等炎症性疾病中发现了CLCs。这些病症的共同点还有,常有黏液堵塞呼吸道,一类名叫嗜酸性粒细胞的免疫细胞数量明显增加。

  “今天的每个医生都在接受培训时知道CLCs的大名,知道这种晶体与嗜酸性粒细胞有关,知道它们常常存在于哮喘病人的痰液中。”比利时那项研究的通讯作者巴特・兰布雷特(Bart Lambrecht)告诉媒体。

  然而,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这些晶体会出现在那里,它们起了什么效果,它们和呼吸道过敏性炎症有什么关系。很多人猜测,CLCs与哮喘有关,但这群比利时的科学家是最早设计实验验证这一结论的人,解开了这个困扰人类160年的谜题。

  没有人确切地知道,最早是谁发现了鼻炎这一病症。古罗马学者凯尔苏斯2000多年前就在《医术》里描述鼻部炎症的特征。几乎同一时期,《黄帝内经》写了“少阴司天,客胜则鼽嚏”,“鼽嚏”即为鼻炎,相关内容指出了中医理论里鼻炎的病因。

  为了对抗这种疾病,科学家从很多个角度尝试过。有人发现,哮喘等呼吸道炎症似乎常常发生在同一家庭。针对这种病症的遗传学基础的研究,从1916年一直持续到1997年,人类基因组计划实施后,哮喘遗传学协作研究组才定位了约80个相关基因点位。

  也有人试图寻找过敏性鼻炎与皮肤过敏、扁桃体疾病、白内障、青光眼等疾病或肥胖、骨质疏松等生理状态的相关性,有人通过研究发现,过敏性鼻炎与农药的使用、当地绿化程度密切相关。

  但迄今为止,过敏性鼻炎和哮喘都没有根治的办法,很多人甚至都不知道引起身体“变态反应”的祸根是什么。医生往往叮嘱患者远离过敏源,但很多人在医院做过数百种过敏源筛查后,收到的却是“过敏源未知”的检测结果。为了远离鼻炎,有人每天用盐水冲洗呼吸道,甚至有人无奈之下选择民间偏方,将新鲜葱叶挤出的浓稠白汁滴进鼻孔。

  过去10年里,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的门诊量增长了约50%。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显示,近30年间,过敏性疾病的患病率至少增加了3倍,涉及全世界22%的人口,过敏性疾病已经成为世界第六大疾病。

  治愈的曙光应该不会来得太晚。比利时VIB炎症研究中心的学者已经找到一种可以溶解CLCs晶体的方法,并在小鼠上实验成功。使用这种疗法后,小鼠肺部的炎症得到抑制,产生的黏液也明显减少。

  “鉴于目前还没有药物专门针对呼吸道的黏液堆积,这种疗法或许会改变治疗这种疾病的游戏规则。”兰布雷特说。 (王嘉兴)

少年至尊强大到了让人心悸的程度,仅仅数个回合,就接连毙杀了数名天才,连羽化期的强者都被他斩断了一条手臂,他浑身缠绕着混沌神光,眸子开阖间,整个天地都像是被容纳在了眼光尽头,被他掌握一般。对于别人来说绝对是铜墙铁壁。

  国庆档上映,以平津战役为背景,讲述普通人情感故事,新京报专访导演李少红解析幕后
  《解放了》重搭天津城,“千挑万选”钟汉良

  由韩三平任总策划,李少红任总导演总监制,常晓阳任导演的城市战争题材影片《解放了》上个月已经杀青。李少红介绍,“虽说影片主打主旋律,但为了让影片更加独树一帜,拍摄内容一直在不断加码,最终影片顺利进入后期制作。”面对竞争激烈的国庆档,她笑着说,“其实我心里还是有点忐忑,最开始我就想说这部战争片一定要拍得很好,不然肯定比不过人家,最后从目前档期来看只有我们是战争片(笑),每个影片都有自己的反差和特点,我们可以以鲜活的人物情感在档期里冒出来。”

  故事

  发生在解放天津前

  平津战役是解放战争中具有决定意义的“三大战役”之一。1949年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国民党50万军队围困于北平(北京)、天津两地,能否和平解放北平,取决于天津一战。《解放了》的故事由此开端。

  解放军为准确掌握天津城防布局,为总攻扫平道路,周一围饰演的解放军炮兵连长蔡兴福临危受命,带领一支四人小组乔装潜入天津城。执行任务的过程中,蔡兴福遇到了想要逃跑的国民党军需官姚哲(钟汉良 饰)、身负杀父之仇的小歌女、天津城里一群流离失所的孩子,与此同时,敌人企图破坏北平和谈的阴谋也正浮出水面……

  主题

  更倾斜于人性情感

  去年8月,李少红还在拍《大宋宫词》时就开始紧锣密鼓地筹备《解放了》,整个剧本反反复复改了八九稿,谈及影片的独特视角和拍摄初衷,李少红认为这部作品不同于其他着重宏观战略性格局的作品,更像是讲述战争年代下普通人命运和情怀的故事,“从女性导演的视角挖掘战争题材对我而言也是一次全新的尝试,我们没有走‘大而全’的路线,而是想拍‘小大正’――小人物、大情怀、正能量。在大历史背景下讲述普通人的情感和故事。”

  拍摄

  每天炸来炸去满街跑

  《解放了》主要以在战区的普通人视角勾勒出底层人民的生活,是中国电影难得一见的“城市战争”题材商业片。剧组在拍摄现场实地建造了一座天津城,搭建了如解放桥、天津旧租界区、屋顶群、下水道等一系列当年老天津城里的独特建筑。李少红介绍,《解放了》大约有三分之一的战争动作场面,包括很多爆破戏,“我虽然没拍过战争片,但这次有常晓阳导演保驾护航,整个拍摄过程非常紧张,天天炸来炸去,夜戏也是家常便饭,大家拍得很拼,每天都在满街跑(笑),但无论是道具美术还是动作方面都遇上了最合适的人,就像演员我们也必须选有经验的,配合度高和拍摄体验强,最后一切都很有保障。”

  角色

  钟汉良每天都有 “十万个为什么”

  对于选择钟汉良来饰演国民党军需官姚哲,李少红用“千挑万选”四字形容,片中姚哲本来想逃出天津城,结果让蔡兴福把全盘计划都打乱了,“我一开始以为他们只是要利用我,可慢慢地我发现好像不是这么一回事,其实他们一个个都舍家撇业,豁出一条命去救那些不相干的人,内心深处就会有很多观念变化。”在李少红看来,钟汉良对拍戏极其较真,每天都在问“十万个为什么”,“他是个很细致的人,只要在片场每天都会问我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那样。其实我特别喜欢他来问,因为在问的过程中其实在描摹组织自己的角色形象,有时候说戏是强加式的,但有些问题他想到了你就可以最直观地帮他解决,他能很通透地明白,演的时候会更准确。”记得有一场戏一共有三个机位,“我当时给他比划了一个位置,如果在这个位置你摔一跤或者有一些小动作会很真实,他每次都很精准,把时分秒配合得特别合适。”因为电影更多是偏向于群戏,钟汉良对自己孜孜不倦的询问也给出了解释,“我怕自己想的跟导演想的不一样,所以我逮到时间就会问为什么,必须要清楚逻辑。”

  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至少石暴知道有一种方法可以做到这一点。剩下的三尊妖孽还没有反应过来,瞬间被斩出的三道刀影劈的粉碎。“独远!”白衣少女双肩微微一动。

本文链接:http://www.70ftn.com/2018-12-26/39155.html


[责任编辑: 李菁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