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总书记讲“马克思主义公开课”

优优生活网   2019-01-17 02:53:56   【打印本页】   浏览:35892次

入洞之后不久,石暴就双腿一交叉,盘坐于地,就此进入了《聚气术》的修炼之中。被告席位,六级锻造匠,立马欢喜道“最尊敬人,我遵从你的宣判!”好了,一会儿我还要到各狩猎区域看一下,现在,请兄弟们马上回到各自岗位!按既定路线开展巡逻工作!”

约莫奔跑了半个时辰左右的时间后,浩浩汤汤的流金河已是近在眼前。青发帝魔,微微礼,道“两位,后会有期!”两声拜别声中,独远,于曲之风,继续往万劫界,深处方向继续纵去。

  中国国防科技事业改革发展的重要推动者、改革先锋、中国科学院院士于敏,于1月16日在京去世,享年93岁。

  于敏去世后,曾于1999年获颁“两弹一星”功勋奖章的23名著名科学家,目前仅剩3人健在,他们是:王希季、孙家栋和周光召。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官方微博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官方微博

  少年于敏

  “荡寇平虏,重振河山”

  1926年,于敏出生于天津,青少年时代的他历经军阀混战和抗日战争。在那个自视为“亡国奴”的屈辱年代里,于敏看到的是岳飞《满江红?登黄鹤楼有感》里“兵安在?膏锋锷。民安在?填沟壑”的国殇。

  于敏性喜安静,喜欢读唐诗宋词和历史演义。他崇拜诸葛亮运筹帷幄、决战千里之外的智慧,向往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精神,倾慕岳飞和杨家将的精忠报国以及文天祥的威武不屈和凛然正气。

  少年于敏有一个执着的信念:在那个内乱外侮的国土上,尽管自己不能像古代英雄人物那样驰骋沙场,但他相信,总会有诸葛亮、岳飞式的盖世英雄出现,能够荡寇平虏,重振河山。

  后来,他如愿以偿。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官方微博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官方微博

  28年隐姓埋名

  “愿将一生献宏谋”

  从北京大学毕业后,于敏被被著名物理学家钱三强、彭桓武调到中科院近代物理研究所。他与合作者提出了原子核相干结构模型,填补了中国原子核理论的空白。

  1961年,于敏开始了长达28年隐姓埋名的氢弹理论探索任务,并取得了中国氢弹试验的成功,为中国科技自主创新能力的提升和国防实力的增强作出了开创性贡献。

  那段时间,他的夫人孙玉芹甚至都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工作,二十多年后才恍然,“没想到老于是搞这么高级的秘密工作”。

  在氢弹突破中,于敏组织攻克实现氢弹自持热核燃烧的关键,形成从原理、材料到构型完整的氢弹物理设计方案,带领科研队伍完成了核装置的理论设计,并定型为中国第一代核武器。

  1966年12月28日,氢弹原理试验取得圆满成功。中国成为继美国、苏联和英国之后,第四个掌握氢弹原理和制造技术的国家。

  突破中子弹技术

  “不破楼兰终不还”

  20世纪80年代,在原子弹、氢弹等技术相继突破后,彭桓武、邓稼先、周光召、黄祖洽、秦元勋等曾经共同奋战在核武器研制一线的骨干相继离开九院。

  于敏也想过离开,但“估计自己走不了”。他知道,第一代热核武器虽然解决了有无问题,但性能还需提高,必须发展第二代核武器。于是,他留了下来,突破第二代核武器技术和中子弹技术。

  那些日子,于敏会常常想起诸葛亮,矢志不渝,六出祁山。

  1984年冬天,于敏在西北高原试验场进行核武器试验。他已记不清自己是第几次站在这严寒的高原上了,他曾在这片试验场休克昏倒,他还记得多年前自己曾在这黄沙大漠中大声吟诵“不破楼兰终不还”。

  最终,这次试验很成功,为中国掌握中子弹技术奠定了基础。

  也是在这段时间,他曾与邓稼先联合提出“加快核试验进程”建议,中央果断决策,在签署《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前提早规划,为中国提升核武器水平发挥了重要的前瞻作用。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官方微博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官方微博

  中国氢弹之父

  “赢得生前身后名”

  尽管在氢弹研制中居功至伟,但对于别人送来的“氢弹之父”称呼,于敏并不接受。

  “核武器的研制是集科学、技术、工程于一体的大科学系统,需要多种学科、多方面的力量才能取得现在的成绩,我只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氢弹又不能有好几个‘父亲’。”他说。

  他的一生保持着谦逊。于家客厅高悬一幅字:“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但最后,淡泊宁静的于敏,也为自己“赢得身前身后名”。

  在2018年召开的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党中央、国务院决定,授予于敏等100名同志改革先锋称号,颁授改革先锋奖章。

  此前,于敏还曾在1985、1987、1988年三年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特等奖,并于1999年获“两弹一星”功勋奖章。

  一个绝密28年的名字,一段铸核盾卫和平一甲子的传奇。

  在于敏73岁那年,他以一首题为《抒怀》的七言律诗总结了自己沉默而又轰烈的一生:

忆昔峥嵘岁月稠,

朋辈同心方案求,

亲历新旧两时代,

愿将一生献宏谋;

身为一叶无轻重,

众志成城镇贼酋,

喜看中华振兴日,

百家争鸣竞风流。

如今,您已如愿“喜看中华振兴日”

我们不会忘记,您“愿将一生献宏谋”

  

“氢弹之父”,一路走好!

  在世“两弹一星”元勋(3位)

  王希季(1921.7.26-)火箭、卫星

  孙家栋(1929.4.8-)导弹、卫星

  周光召(1929.5.15-)原子弹、氢弹

  已故“两弹一星”元勋(20位)

  王淦昌(1907.5.28-1998.12.10)原子弹、氢弹

  赵九章(1907.10.15-1968.10.26)卫星

  郭永怀(1909.4.4-1968.12.5)原子弹、氢弹、导弹

  钱学森(1911.12.11-2009.10.31)火箭、导弹、卫星

  钱三强(1913.10.16-1992.6.28)原子弹、氢弹

  王大珩(1915.2.26-2011.7.21)卫星、原子弹

  彭桓武(1915.10.6-2007.2.28)原子弹、氢弹

  任新民(1915.12.5-2017.2.12)火箭、导弹、卫星

  陈芳允(1916.4.23-2000.4.29)卫星

  黄纬禄(1916.12.18- 2011.11.23)导弹

  屠守锷(1917.12.5-2012.12.15)火箭、导弹

  吴自良(1917.12.25-2008.5.24)原子弹

  钱 骥(1917.12.27-1983.8.28)卫星

  程开甲(1918.8.3-2018.11.17)原子弹、氢弹

  杨嘉墀(1919.7.16-2006.6.17)卫星

  陈能宽(1923.5.13-2016.5.27)原子弹、氢弹

  姚桐斌(1922.9.3-1968.6.8)导弹、火箭

  邓稼先(1924.6.25-1986.7.29)原子弹、氢弹

  朱光亚(1924.12.25-2011.2.26)原子弹、氢弹

  于 敏(1926.8.16-2019.1.16)氢弹

  来源:中国新闻网(cns2012),综合光明日报、央视新闻、北京日报等

  整理:冷昊阳

杨立刹那间搓成粗藤条之后,便用之将叶姓修士捆绑于一棵大树干上。之后也不搭话,匆匆迈开脚步便离去了。瑶池那几名礼客都在旁边冷眼观看,只要不是有损瑶池盛誉,这些小打小闹她们懒得去管,甚至有年轻的弟子觉得十分新鲜,双眼放光。

◎水晶

  《地球最后的夜晚》,一度以其高额预售票房登顶中国文艺片的顶峰,又在极短时间内急速坠落DD其票房在2018年12月31日上映首日达到了2.67亿,之后连续4天狂跌,分别为1130万、186万、129万、26万。

  票房崩盘之外,同步的是豆瓣、猫眼等社区的评分直降,文艺青年大本营豆瓣对这部电影的评分是7分,但点赞数量最多的三条评论却分别只给了2星、1星和0星;聚集了最多普通观众的猫眼评分则只有2.6分,在同期上映的各片中评分垫底(葛优等主演的《断片之险途夺宝》为4.4分)。

  观众与评论的怒火,还同时烧向了资本市场,元旦后开市第一天,《地球最后的夜晚》主要出品方华策影视遭遇跌停,市值损失16亿。短短3天内,票房崩、口碑崩、市值崩的“三崩”滑铁卢,令《地球最后的夜晚》成为中国电影史上最具戏剧性的个案。

  平心而论,这部作品与近年来的大量烂片相比,肯定不是最烂的,毕竟全片精良的美术制作和导演毕赣的各种精雕细刻,加上汤唯、张艾嘉、黄觉等一众明星认真陪跑,这部片子绝对不是粗制滥造那一路。但为什么这样一部作品,却在市场上遭遇了巨大而特殊的“迎头痛击”呢?

  很多人将主因归于片方在前期营销过程中,用“一吻跨年”和暗示有性与情色内容的剧照来误导观众,导致许多想以这部片子来作为“情趣序曲”的小情侣们在一头雾水之后怒而踢馆。我倒是不太相信赶在12月31日去看片的观众都是准备看完电影去暧昧的,事实上,这部片子确实上演在一个极为特殊的时刻DD近十年来,国人第一次如此高度一致地急于告别2018年,希望快快进入2019年。估计相当一部分抱着这种想法的观众走进影院时,都想通过一年“最后的夜晚”来结束过往,走进新的温暖与希望。

  这种希望和期待,对于一部跨年电影作品而言本来可以算是“天时”,但对《地球最后的夜晚》而言,却是“灾难”。不论是对于普通小镇青年或是一线城市略丧的白领精英,还是所谓的资深文艺中青年,这部片子都绝对不是让你感到轻松、温暖甚至治愈的作品。恰恰相反,在长达2小时20分钟的漫长时间里,断裂、破碎、呓语式的现实与梦境交织在一起,黑得能让人看瞎的用光和刚有点头绪又瞬间失焦的叙事,很容易让人感到压抑烦躁。我自己在随着剧中男主(不得不)拿起3D眼镜戴上,并明确地知道后面还有70分钟的片长时,内心真的是崩溃。

  中国实验戏剧的扛旗人林兆华先生在近十几年的排戏过程中,最经常讲的一句话是“说人话”。这句话对戏剧有用,对电影也一样。《地球最后的夜晚》剧中人物,几乎没有一个是好好说人话的,所有的台词,都像是日积月累抄在一个发黄笔记本上攒下的“文艺金句”,被一揽子强行安插在各个人物身上,并以极做作的方式念出来,除了那个打乒乓球的小男孩,他几乎是全片唯一没有被污染的表演者了。被各种营销文案包装的3D长镜头在技术上或许可圈可点,但于全片整体叙事并无帮助,从头至尾暗沉的用光、重复的镜头语言和长廊视角,令人昏昏欲睡。

  因为营销过度而丢掉普通观众的好评、后续票房断崖式下跌,是预期透支后大众市场的反制与纠偏。但如果仅仅只是“捞过界”或是普通观众看不懂,“地球”的结局可能还不致如此。如果自身功底过硬、业界精英和意见领袖能够基本认可,仍有机会不断通过正面评论和深度讲解影响观众,并最终达成某种平衡。但正是因为片子自身的问题重重,评论界和业界也不断“补刀”,“地球”同时也很快失去了文艺片的基本盘,使得它在舆论和票房两条战线上,都很难再翻身了。

  长久以来,文艺片在国人心目中还是保有了某种神圣性的,似乎冠之以“文艺片”就有了某种高人一等的神性,也有了让你看不懂的权利。但事实上,在多样性日益丰富的电影市场上,中国观众整体的视野已经在不断扩大,审美和判断力都在快速成长,不再会因为某个单一因素而买单,导演、演员、编剧、类型或其他因素,最终都只能是综合分中的一项。不论前期电影宣发阶段媒体和营销方如何造神,等片子真正上市之后,市场和观众还是有机会展现自己的观点和意志。

  马克斯?韦伯在研究西方社会的理性化过程中,认为理性化过程的核心就是“祛魅”或“除魔”,即把一切带有“巫术”性质的知识或宗教伦理实践要素视为迷信与罪恶,加以祛除。《地球最后的夜晚》这次前期冲顶和高台跳水的轨迹,不过是一次加了倍速的“造神”与“祛魅”,也正因为这种加速,从而展现了现实与市场的戏剧性。

  这一案例对于未来中国文艺片的发展,是会有一定负面影响的。因为在当今电影市场仍由商业和资本主导的大势之下,如果不断有好的文艺片突围而出,形成另一种成功案例和“赚钱效应”,会促使中国电影的投资格局出现更多可能性。但一部任性的失败之作,很可能在一段时间之内让大家对这个方向避而远之。

  试想,如果这部片子不是在一开始就爆得大名,而是从小众开始,因为口碑的链式传播而越演越热,形成低开高走的反转之势,最终达到2.8亿元的高额票房,那《地球最后的夜晚》在中国电影史上书写的就是另外一个神话了。毕竟此前在柏林电影节斩获金熊奖的《白日焰火》,票房也只有1.02亿。希望未来我们能够看到这样的文艺片神作在中国市场上出现,洗刷一下“文艺片就等于看不懂”的不白之冤。

红光之中,“刷!”一切都晚了,冷汗之中,汗意就是那样产生,红光之中,洞悉镜侦查所有的地形之中,红光一扫,所有的一切潜伏伪装都是徒劳。万劫地第七层的沙漠之地最多的是蝎族,种族数量最多,沙漠之地一经诞生就有数亿万计的游散之众,这些蝎妖是第七层数量庞大最多的原生太的妖魔,自保意识极强,一经不敌,极易自爆。不过因为其数量上的优势,还有天神就有妖魔铠甲,他们骁勇善战的这种天性,更适合被招募入军队之中,效力军方,所以这些蝎妖一步入妖兵修为就可以前往其他城,填表应召,或是直接被召征召入伍。一尊灰蒙蒙的小塔升起,是一尊法器,可以轻易震死同境修士,此刻被齐封打了出来。他是李亏的表舅,亲眼见到李亏被姜遇斩下头颅来不及相救,此刻怒急攻心。这可不是刚才的那根长矛,内蕴有神秘道则,交织出了不寻常的道和理,可以轻易镇杀谛视期修士,更不用说眼前的只是一名筑基修士了。

本文链接:http://www.70ftn.com/2019-01-07/54415.html


[责任编辑: 刘欢]